杨燕绥两会建言:建立全面开放的个人养老金账户 调整医保基金支出结构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15日
       北京对2020年的两届会议进行了报道, 比往年稍晚。 但不变的是, 民生仍是两会民众关心的热点话题。 其中, 养老和医疗一直是民生的重要方面。 除了两届会议的代表外, 相关领域的专业人士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 5月21日, 养老问题专家、清华大学医疗服务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杨延绥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提出两点建议。 一是在养老金方面, 尽快完善全国养老保险和管理体系。 为个人养老金发展开辟空间。 二是调整医保基金支出结构, 支持社区医疗发展。
        “社保”一直是两会调查中关注的话题。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 保障和改善民生, “从小教育, 在学习中教育, 在劳动中收入, 在疾病中看病, 在老年中支持。 , 住房中住房, 弱者中”。 在一定的帮助下, 我们将继续取得新的进展, ”为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定调。随着中国老龄化问题日益突出, 养老、医疗等话题持续升温。2020年5月14日 , 清华大学课题组在《国民经济周刊》发布的“中国白银经济与健康财富综合发展指数”显示, 积极老龄化发展缓慢、未有准备的老龄化状况有所改善。
        作为指数创始人, 杨延绥提出, “十四五”期间, 以下两项工作是重中之重。 体制改革, 基本养老金进入国家治理, 国家统筹、垂直管理、一体化运营 已经成为国际经验。 截至2019年底, 我国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人数达到9.67亿人, 领取养老金的人数达到23358万人, 占总人口的16.7%, 成为全国最大的养老保险项目之一。 民生保障。 2010年, 我国《社会保险法》规定“基本养老保险基金逐步实现国家统筹”。 10年来, 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的主要问题涉及制度模式、政策标准和管理制度。 基本养老保险是养老金的第一支柱, 注重公平性和可持续性。 在理论和国际经验上, 采用现收现付模式。 养老准备金的功能是养老金的第二、第三支柱。
        . 目前各国养老基金统筹模式主要有3种:全国统筹, 如美国, 联邦政府直接负责老年人的持续收入保障; 准国家统筹, 如德国、法国, 实行全国统一管理, 基金行业或地方统筹; 区域统筹; 统筹, 比如中国的省级统筹和地级统筹。 我国职工养老保险从县域统筹起步, 经历了基层统筹(市县)、地方调整(省市)、省统筹和中央调整两个发展阶段。 当今的养老金体系面临三大挑战:人口老龄化、人口流动和灵活就业。
        进入老龄化社会, 要巩固基本养老金, 做到全覆盖, 保障基本养老金。, 完善养老金三支柱结构, 建立早减后增领取机制。 2025年之前, 我国65岁以上人口比例达到14%, 进入深度老龄化阶段, 但三大事件将导致改革窗口提前:一是“婴儿潮” 1963 年出生人数达到顶峰(年初为 2920 万)。 2022年, 60岁将进入男性职工退休高峰, 实现全民养老保险最终窗口期为2021年; 二是“独生子女”政策, 我国总和生育率将提前下降, 参与2000年至2019年期间, 参保人员增速从7%降至5%以下, 受助人数增长超过8%, 受助人与受助人之比由3:1下降至2.5:1; 一个转换成本, 导致高费率、高调等待和增加财政补贴, 平均增长率为16.79%。 为减轻企业负担,

费用必须大幅度降低, 员工养老保险长期余额堪忧。 此外,

适应人口流动, 参保灵活就业, 要实现全国基本养老保险统筹规划。 政策三分, 执行七分。 统一政策、调整福利和公共服务平台, 需要建立权威的国家养老金管理机构和地方垂直管理体系。 基本养老金的替代率只有40%左右。 在巩固基本养老保险的同时, 大力发展企业年金, 将有房职工住房公积金转入企业年金, 使3亿职工能享受企业年金。 最后, 大力发展开放式个人养老金计划。 杨延绥说, 我国个人储蓄率比较高, 家庭拥有的房产较多。 只要国家提供税收减免, 规范信托管理和投资管理, 个人养老金仍有发展潜力。 年轻人有流动性需求, 更喜欢信托类型。 计划; 老年人将把部分养老金资产存入合同保险账户。 “十四五”期间, 我国急需巩固基本养老保险, 发展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 发展个人养老金计划。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建立了三支柱养老金信息平台和监测机制。 综上所述, 完成养老金制度和监管机制的最终确定, 提高国民养老金的充足性, 从而保障老年人的生活水平和消费, 促进老年人的消费, 老年人口的红利得到了提升。 形成, 这反过来又会给年轻人带来好处。 人的人力资本买单, 最终形成一个完整的链条。 建议医保基金支出向基层倾斜, 支持社区医疗。 如果说“养老”只是一个群体话题, 那么“病者医护”的需求几乎涵盖了人生的每一个阶段。 随着医保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 一些已经逐渐暴露出来的深层次问题需要进一步解决, 如医疗费用控制不力、医保扩容受阻、医保带来的压力等。 经济向医疗保险过渡期。 为解决这些问题, 党中央、国务院5号文件要求将医保改革与社区医疗和公共卫生服务相结合, 为两者共同高质量发展提供新思路 应该探索。 “随着人类寿命的增加, 人口随着老龄化的加剧, 糖尿病、阿尔茨海默氏症和癌症等慢性病的比例越来越高。 同时, 这些慢性病的治疗费用昂贵, 如糖尿病肾透析、晚期癌症的治疗, 尤其是阿尔茨海默病和老年性痴呆的医学康复, 后期护理费用高。 那么, 谁来照顾这些昂贵的慢性病呢? 过去都是诊所管理, 后来变成了大医院。 是由医生诊所还是大医院管理? 这种讨论几乎从1970年代一直进行到现在, 结果是大医院失败, 诊所获胜。 因为诊所的医生可以把自己的团队带进社区, 带进家庭, 而大医院的医生需要带着设备工作, 很难走进家庭管理慢性病。 杨延绥说, 家庭医生和诊所是一个团队, 需要一个慢性病管理和常见手术的工作平台。 那么这个平台就是诊所和大医院之间的社区医疗,

解决了80%的基本医疗问题。 同时, 还是疫情防控和制度建设的基础。 多年来, 中国一直在推动优质资源下沉基层, 但大医生下基层仍存在诸多障碍。 在杨延绥看来,

医疗资源下沉缺乏中间解决方案。 落脚点是社区医疗。 在社区医疗中, 还应该有一些一级医院、二级医院, 甚至二级康复医院, 还有临终关怀医院、敬老院等设施, 还有公共卫生站。 3月5日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疗保障体制改革的意见》中提出, “医保基金在战略性购买医疗保险中的作用” 推进保险基金, 推动医疗保障和医疗服务高质量协调发展, 推动健康中国战略实施。”、“统筹使用医疗保障基金和公共卫生服务基金, 提高基层医疗机构付费比例, 实现公共卫生服务与医疗服务有效衔接。” 医疗卫生资源分布不均, 分级诊疗、分类医疗不到位。 同时, 我国70%以上的财政预算、医保资金和医疗人力资源集中在前三名医院, 呈倒三角形状。 为此, 杨延绥建议将医保门诊统筹规划和慢病管理改革嵌入社区医疗。 大医院的普通门诊要下沉到社区医院, 与全科医生对接, 实现一体化医疗。 有了培养医生和发展家庭医生团队的中间地带, 医疗资源自然会成为正三角。 其中, 60%的资源在社区医疗, 30%在大医院, 10%在资源。 在跨区域医疗中心, 这实现了以健康为中心的可及性、安全性和可负担性三个目标。 不过, 杨延绥强调, 一旦嵌入社区医疗的概念, 健康卫生部门就必须是人、财、财。 深入基层, 特别是社区全科医生的培养、职称、考核, 要独立于专科, 有别于专科。doctor. Trainee Editor: Fang Fengjiao Editor-in-Chief: Chen Yanp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