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海控股25.65亿港元债券违约:亏损面持续扩大,所持民生控股股份被冻结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12日
       北京报道称, 泛海控股发生危机已有两年时间。 近两年, 泛海控股的危机并没有得到有效化解, 而是走到了“悬崖边”。 近日, 泛海控股旗下两家境外公司违约两张票据, 本金余额合计约25.65亿元, 抵押物已被接管。 数据显示, 2021年三季度, 泛海控股尚未“扭亏为盈”, 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非净利润为-6.38亿元, 同比减少333.81 %。
        持续亏损和高负债, 让泛海控股在2021年上半年继续抛售资产“自救”。然而, 备受关注的民生证券股权转让却因泛海控股被暂时“搁浅”。
        多次被其他公司告上法庭。 两次票据违约 11月1日, 泛海控股发布公告称, 公司所属境外公司发生两次票据违约。 据悉, 2019年3月, 泛海控股海外子公司泛海控股国际有限公司向通海国际金融服务(新加坡)有限公司发行不超过14亿港元的票据。截至公告 日, 票据已到期, 本金余额约为13.96亿港元。 2018年12月, 泛海控股另一海外子公司泛海控股国际金融发展有限公司向SPIS发行不超过11​​亿港元的票据。 该票据已到期, 本金余额约为11.69亿港元。 目前, 上述票据均已违约。 根据公告, 上述两家境外子公司在发行票据时将以其持有的股票等资产作为抵押。 根据协议, 在违约的情况下, 可以强制执行抵押品。 据悉,

两张违约票据的抵押物包括泛海控股国际投资的全部股权和中国通海国际金融的股份。 抵押品被接管后, 接收方有权占用和出售替代的抵押品。 泛海控股在公告中表示, 公司目前正积极与违约票据持有人协商, 寻求解决方案。 受票据违约事件影响, 11月2日泛海控股股价大幅下跌, 收于每股1.74元, 跌幅为3.33%。 11月5日, 泛海控股收于每股1.74元, 下跌0.57%。 亏损继续扩大。 华夏时报记者查阅泛海控股近五年财报后了解到, 2019年上半年以来, 泛海控股扣除非净利润后连续亏损。 2019年上半年, 泛海控股扣除非净利润为-2.24亿元, 同比下降190.63%。 泛海控股未能扭转亏损趋势, 财务状况逐步恶化。 泛海控股2021年三季度报告显示, 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总收入41.41亿元, 同比增长9.97%; 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总收入140.97亿元, 同比增长52.75%。 尽管收入同比大幅增长, 但要“超越”公司的亏损还需要一些时间。 数据显示, 2021年第三季度, 泛海控股将属于扣除上市公司股东的非净利润为-6.58亿元, 同比下降333.81%; 公司前三季度扣除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非净利润为-7.33亿元, 同比下降38.84%, 亏损继续扩大。 除了无法控制的亏损局面, 泛海控股对其偿债情况并不乐观。 数据显示, 截至2021年9月, 泛海控股短期借款129.54亿元, 而公司货币资金仅为43.65亿元。 民生证券持有的股份在债务和亏损的压力下被冻结, 泛海控股也在积极自救。 目前, 泛海控股主要通过处置公司项目和资产来补充资金, 开启了“卖、卖、卖”的模式。 2021年1月, 泛海控股以30.66亿元的交易价格将武汉中央商务区地块出售给绿地集团。 6 月, 该公司以 13 亿美元的价格将其 IDC 部门出售给了黑石。 泛海控股通过出售资产, 收回了大量资金。 在所有资产处置行动中, 业内最为关注的就是民生证券相关交易。 2021年1月, 泛海控股以每股1.53元的价格出售部分民生证券股份, 共出售15.45亿股, 总价为23.64亿元。 交易完成后, 泛海控股持有民生证券的比例降至31.03%。 8月,

泛海控股发布公告称, 将进行重大资产重组, 民生证券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这意味着泛海控股一直在为民生证券的股票寻找买家, 可能距离交易仅一步之遥。 10月14日, 泛海控股再次发布公告称, 公司减持民生证券, 公司董事会席位降至一半以下。 然而, 本应顺利进行的交易最近却被“止损”了。 10月25日, 泛海控股收到《协助执行通知书》。 文件显示, 中山证券因与泛海控股发生交易纠纷向法院提起诉讼。 法院冻结泛海控股持有的民生证券31.03%的股权, 期限为三年。 一波接着一波。 11月3日,

泛海控股又收到一份《协助执行通知书》。 一家名为洛阳利尔功能材料有限公司的公司以股权转让纠纷为由将其诉至法院。 法院对泛海控股部分财产采取了财产保全措施, 包括将公司持有的8.87亿股民生证券股份冻结至2024年10月31日。
       针对上述问题,

华夏时报记者电话采访 该组提供的联系方式, 但没有人接听电话。 随后, 记者将采访提纲发送至泛海控股披露的三个联系邮箱, 截至发稿时均未收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