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I和PPI数据“吐露”了什么经济端倪?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7日
       陈久林 10月15日, 国家统计局公布了9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和生产者价格指数(PPI)数据。 CPI同比上涨3.0%, PPI同比下降1.2%。 2013年11月以来, CPI首次进入“3时代”。在安静的地方听到雷声。这些数据有什么秘密吗?他们教给我们什么? CPI上涨的主要原因是这次CPI的大幅上涨。作为“二师兄”, 猪的黑锅很多, 因为猪肉在CPI中的比重比较高。在CPI中, 猪肉项目约占2%-2.5%。那么为什么猪肉这么高呢?首先, 我国年猪肉消费量居世界第一,

占世界总量的近50%。当需求不减少, 供给侧减少时, 价格自然会上涨。其次,

过去我国猪肉进口占消费的比重非常低, 只有不到5%。第三, 即使扩大养猪规模, 也需要18个月左右才能真正形成供给。这就是为什么政府采取更多措施支持养猪业, 猪肉价格仍在一步步上涨。我国国家统计局每个月都会对CPI中各类商品的权重进行微调, 尽可能形成平滑的CPI数据。国家统计局每月发布数据时, 也会对价格的主要影响因素做出一些说明。猪肉价格对CPI的拉动=猪肉重量x猪肉价格涨跌, 一旦猪肉价格上涨过快, 国家统计局猪肉在CPI中的比重将下调, 反之亦然。 2019年猪肉价格从1月份的12元/公斤飙升至10月21日的37元/公斤, 涨幅超过一倍。随着猪肉价格的上涨, 猪肉在CPI中的比重也同比下降不少。即便如此, 为什么CPI仍然较高?这是因为:随着非洲猪瘟的侵袭, 生猪数量锐减, 猪肉价格上涨, 人们对许多其他可以替代猪肉的肉类的需求增加,

从而推高了CPI。金头网数据显示,

牛肉价格从今年1月的35.61元/斤涨至10月16日的46.83元/斤, 涨幅超过30%;羊肉、鸡肉、鸭肉和鸡蛋的价格也有所上涨。介于 9.4% 和 18.8% 之间;新鲜水果价格上涨7.7%。猪肉价格上涨带动全肉、蔬菜、水果等食品价格整体上涨。这也说明, 本轮CPI上涨是全面上涨, 而不是一些专家所说的只去掉猪肉后的“通缩”局面。猪肉价格居高不下的原因主要与供应有关。猪瘟的侵袭, 使许多养殖户损失惨重, 生猪产量大幅下降。繁殖母猪的数量也降至历史最低点, 下降了约 40%。但从生猪存量增速好转到猪价见顶, 通常需要6个月左右的时间;一年的时间。总之, 经过仔细分析发现, 在这波CPI上涨中, 猪周期发挥了比较大的作用, 但受其带动, CPI中的各种肉类、水果和蔬菜也出现了全面上涨。非典型滞胀一般来说, 当CPI同比上涨3%以上并维持一段时间, 就意味着出现了通货膨胀。当 CPI 涨幅超过 5% 时, 就被认为是严重的通货膨胀。我国9月份的情况是,

CPI值上涨的同时, PPI同比下降1.2%, 连续三个月呈现负增长, 降幅继续扩大。如何解释这种现象?对此有多种解释。有句话说, 在比较CPI和PPI时, 重点应该放在CPI上。根据这一说法, 9 月及更早的数据可能会显示通货膨胀。从通货膨胀的角度进行调整。换句话说, PPI与CPI的偏离表明国内经济结构不平衡。不同行业、不同行业之间供需不匹配, 是经济结构失衡的表现。
       治理应该从经济结构开始。这种情况也让人想起复合词滞胀。它起源于1965年英国政治家伊恩麦克劳德在英国议会发表的演讲。麦克劳德指出, 滞胀一词是指经济停滞(stagnation)、失业和通货膨胀(inflation)同时持续上升的经济现象。 .如果这种观点成立, 就应该采取措施对抗滞胀。那那么, 哪种解释更接近事实呢?首先, 我不赞成只看CPI而忽略PPI的做法。只见树不见林的做法是不可取的, 甚至对PPI视而不见, 不闻不问, 后果不堪设想。其次, 仅仅根据CPI和PPI的偏差仅仅一两个月就判断经济结构失衡会有偏差, 因为:首先, 在某些情况下, CPI和PPI的偏差是正常状态;第二, 如前所述, 今年CPI上涨主要是由于猪周期, 这是由非洲猪瘟等因素引起的特殊时期的特殊现象。这就是为什么我花了这么多时间来描述CPI上涨的原因。那么, 如果我们从“滞胀”的角度来分析会发生什么呢?换言之, 目前的情况是否符合滞胀的标准?判断滞胀的一个重要标准是麦克劳德所说的“经济停滞”(stagnation)。从行业表现看, 农副产品加工、有色金属等行业价格非但不降反升, 呈现供不应求的状态。这可能表明经济并未停滞不前。油气开采、燃料加工、黑色金属、化工原料等PPI降幅加大的行业呈现供大于求的局面。不过, 这样的数据是国际油价持续低迷的原因所在, 并不意味着经济停滞不前。但是, 从利润的角度来看, 情况就大不一样了! 2019年以来, 工业企业利润增速处于负值区间。而这是工业经济处于通缩阶段的重要标志。进一步联系国家统计局10月18日公布的GDP数据, 情况更加清晰, 那就是:我国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同比放缓至6.0%, 为最低自 1990 年代初以来。经济增速也低于市场预期的6.1%。经济放缓也可以看作是麦克劳德所描述的“停滞”的特征现象!我们从另一个“滞胀”的重要因素——失业/就业来分析。中国政府历来高度重视就业问题, 长期以来将保障就业列为头等大事。然而, 因企业倒闭而不得不返乡的大量农民工, 以及大学生不愿“低就业”导致的就业难, 使我国对失业的警惕性无法放松。 /就业。因此, 从表面上看, 对于这种CPI上升PPI下降的悖论现象, 表面上似乎是不可理解的。但经过深入分析, 我们仍然可以称之为“滞胀”。然而, 这种“滞胀”其实是一种“非典型滞胀”!那么, 滞胀是如何产生的呢?基于国外已经出现的滞胀现象, 传统经济学家普遍认为滞胀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负供给冲击导致经济产能下降。一个典型的例子是石油危机导致的油价上涨, 生产成本上升, 利润减少, 这使得大宗商品价格上涨, 也导致经济放缓。第二个是中间中央银行允许货币供应量过度增长, 或者政府制定了不恰当的经济政策, 例如对商品和劳动力市场进行过度监管。对症下药 一般而言, 滞胀——尤其是CPI上升、PPI下降——这种非典型的滞胀是很难解决的。如果通过提高利率或提高存款准备金率来控制价格, 经济增长将继续放缓;如果通过降息或降准来刺激低迷的经济, 物价将继续飙升。
       因此, 解决滞胀问题似乎是骑虎难下。面对这种窘境, 一些经济学家纷纷呼吁跟随欧美步伐, 降息降准, 增加货币供应量。对此, 有必要看市场上的货币供应量。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 9月末广义货币余额(M2)为195万亿, 同比增长8.4%, 比上月回升0.2个百分点, 狭义货币(M1 )为55万亿, 同比增长3.4%, 与上月持平。再来看看最近三个月的M2数据:7月增长8.1%, 8月增长8.2%, 9月增长8.4%。价值逐渐上升。这与GDP的逐渐下降形成鲜明对比, 意味着我国货币的“水”已经悄然释放, 市场货币供应充足, 没有必要继续释放。此前市场预计9月社会融资规模为1.8万亿, 结果达到2.27万亿, 可见信用债、非标债和公司债的贡献十分明显。这也从侧面表明, 市场的需求正在逐渐增加。信贷需求增加, 以及这表明市场对中国经济的未来持乐观态度。因此, 不需要大规模的水释放。解决滞胀的传统措施包括:一是扩大公共财政支出;二是实施企业减税;三是适度加息抑制通胀。但这种做法会增加国债负担。
       俗话说, 两害相权取其轻。在当前的困境中, 我个人认为应该抓住核心, 一个一个地分解, 优先解决价格问题, 然后解决PPI问题。我主张央行不要急于降息刺激经济, 而应该等到CPI回落, 再通过货币手段刺激经济, 这样会更有效。原因如下:首先, 通过解决CPI的来源——猪周期, 可以控制CPI。如前所述, 随着生猪周期慢慢过去, 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将逐渐回落。
       尤其是在增加国外猪肉、其他肉类甚至水果的进口后, 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稳定价格。第二, 在CPI问题没有得到解决的情况下, 利用降息、降准等货币政策向市场投放过多资金, 只会继续推高CPI, 导致人们将大部分资金花在了市场上。消费没有实质性 这最终会导致企业利润下降, 从而继续拉动对资金的需求。三是在减税减负政策下, 企业受益范围更广。社会对减税减负达成共识。降息降准带来的好处, 往往让国企寡头和少数民营企业受益, 因为他们贷款多, 借贷方便, 而其他企业(尤其是是中小型民营企业)不会因为降息降准而获得更大的获得感。
       这就是我们国家与其他国家不同的地方。我国滞胀的主要原因也是不同的。因此, 解决滞胀问题的措施也应该有所不同, 不能跟欧美国家步调一致。第四, 在普遍减税减负、货币供应充足的背景下, 重点应该放在公平分配上, 特别是让中小企业获得所需的资金, 而不是让少数企业寡头排挤在国家继续提供货币的同时提供资金。那样的话, 只会导致CPI和PPI的偏差更加严重, 逐渐飘远, 形成恶性循环。陈久林:博士, 现任北京约瑟夫投资有限公司控股股东、董事长。中国航油集团创始人之一, 世界500强企业之一, 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有限公司见习编辑:李倩南主编:程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