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城市工作会议:为城市正本清源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8日
       2015年12月21日, 中心城市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这一天, 北京仍处于第二次严重雾霾红色预警中。两件事同时发生,

看似巧合, 实则有其必然性。因为剑锋在会上指出的是如何解决城市病,

促进城市更加健康可持续发展, 而雾霾污染是导致这次会议的主要导火索。 2015年底, 时隔37年, 中央召开了这样一次高层城市工作会议。什么目的?新中国成立以来, 以党中央、国务院名义召开了3次城市工作会议。可见, 中央对新的历史时期城市如何发展有了新的认识和要求。当前, 我国已进入城市社会, 城市真正成为创造国民财富的主力军。 1978年改革开放至2014年底, 我国城镇化率从17.9%提高到54.7%, 城市数​​量从193个增加到653个, 城镇人口超过农村, 未来城镇化率仍为每年1%。增长率。纵观世界各地城市的发展变化, 城市不仅是过去, 而且在未来, 仍将是引领世界发展潮流的主体, 并将不断壮大。但我国城市发展存在很大问题, “城市病”就是一个典型代表。首先, 不可持续的发展模式不可持续, 严重威胁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对城市经济社会的正常运行。近年来, 生态危机和“城市病”集中发生, 雾霾封城, 暴雨倾城, 垃圾围城, 交通拥堵, 造成大量经济社会损失和不利影响。国际影响。历史文化屡遭破坏,

城市被建设成千城万邦, 许多人赖以情感的精神家园已经面目全非。这些破坏造成的损失, 正在逐渐侵蚀我们辛辛苦苦取得的发展成果, 对子孙后代的发展构成威胁。其次, 城市发展对人的关心不够, 严重影响了城市化进程和城市化质量。
       尤其是大批农民工和流动人口长期被忽视, 他们的城镇居民地位和待遇没有得到妥善解决, 造成社会不公, 矛盾日益突出, 影响了农民工的积极性和创造性。群众。城市公共服务匮乏, 看病、上学、出行、就业难, 让普通市民抱怨不已。
       从经济发展动力看, 过去依赖的出口、投资、内需三驾马车已经枯竭;而城市产业转型缓慢, 创新驱动力不足, 也需要寻找新的驱动力。
       城市聚集了人才、企业、资本、信息、科技、文化等全方位要素。是国家投资、建设、运营、创新活动最为集中的地方。也是节能减排、降耗、绿色发展的重点。潜力可以挖掘。会议提出“让创新成为城市发展的主要动力, 释放城市发展新动能”。可见, 中央统一经济转型和城市发展, 作为消化工业过剩产能和房地产盘点, 创新产业发展。正是由于上述原因, 此次中央重新将城市作为一个完整的概念提出, 要求“深刻认识城市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中的重要作用”改善”, 并投入到经济工作和农村工作中。
       同样重要的定位是, 提出的顶层设计是系统地完善城市规划、建设和管理, 提高城市发展质量和水平, 解决人民群众关心的民生和环境问题。这也是供给侧改革, 不仅把城市当成一个完整的“产品”, 更希望在提升城市供给能力的过程中寻找经济发展的新动力。绿色发展和民生工程将是新机遇。要充分发挥城市在建设人性化城市中的作用, 要打造深受群众喜爱的健康城市, 但毫无疑问, 现实差距不小。虽然西方国家爆发的“城市病”及其危害早已广为人知, 国内外众多有识之士、专家学者不断提醒政府, 但遗憾的是, 我们依然未能幸免。究其原因, 在于顶层设计的缺陷和地方政府的惯性思维。城市发展围绕着GDP的指挥棒, 以土地、形象工程、演出工程赚钱, 以牺牲生态环境、农民利益和历史文化为代价, 盛行。 , 埋下很多隐患。以各类规划为工具, 获取城市建设用地规模, 行政区划调整、特殊政策区、“农民上楼”成为最常见的手段。城市规模盲目扩张大量“鬼城”和废弃的空地, 不仅造成了资源的严重浪费, 还牺牲了长远利益, 无异于饮鸩止渴。自然, 这种做法忽略了人类的主导地位。市会议把转变城市发展理念作为首要问题, 强调要尊重城市发展规律,

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 坚持以人为本以科学发展为导向, 改革创新, 依法治市。就是着力提高城市发展质量, 摒弃只用地不用人的城市化模式。城市是一个综合了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环境等多种要素的复杂巨系统。它的发展和建设也是一个历史的过程:既有物质建设, 也有管理运营;决策;既要做好规划, 又要落实到位;要科学设计,

合理使用。城市建设一旦出现问题, 可能是规划不够科学、可预见性不够,

也可能是管理或执行不规范, 或者决策不够民主、不够透明, 但更多情况下, 各部门、各环节之间缺乏协调。 , 由自己的治理造成。众所周知, 城市治理是一项“多龙治水”的系统工程, 需要各部门、各环节的高度配合。一直以来, 各部门的政策设计可以说是丰富的, 但收效甚微。关键是各种制度工具的设计和管理和实施缺乏协调。各部门各行其是, 甚至相互制约、争夺利益。在规划、建设、管理和维护的各个方面, 各个利益集团都有不同的诉求。每个阶段都可能出现问题。在城市设施使用中, 部分市民素质不高, 如交通违法、扰乱公共秩序、乱扔垃圾等, 也会影响城市运行效率, 导致城市质量下降。正因为如此, 城市发展出现了问题, 不能一概而论, 必须厘清接头。本次会议从五个方面提出了“统筹规划”的要求, 是一个全新的认识。统筹空间、规模、产业三大结构的目的是改变传统的城市布局模式, 促进大中小城市和各区域城市的合理布局。统筹、建设、管理三大环节, 是从运行层面对城市发展重点和管理措施的要求。统筹改革、科技、文化三大动力, 是创新体制机制、提高城市管理科学性的要求。统筹生产、生活、生态三大布局, 是从城市内部空间布局合理性、宜居性和可持续发展的角度出发的要求。从城市民主决策和多主体共同参与的角度出发, 协调政府、社会和公民三大主体是必要的。通过这五个方面的统筹规划, 提高各方城市工作的整体性、系统性、可持续性、宜居性和积极性。 (作者为中国城市规划学会海外规划学术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