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还是靠大众 斯柯达官降的无奈与纠结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9日
       北京报道称, 今年一季度斯柯达品牌在华销量为2.9万辆, 同比下降54.9%。 这一成绩也直接影响到上汽大众的整体业绩。 数据显示, 2020年一季度, 上汽大众共销售汽车18.3万辆, 同比下降60.9%。 据外媒报道,

大众汽车集团旗下斯柯达汽车一季度营业利润同比下降25%, 而二季度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预计将遭受重创。
        “目前斯柯达品牌在中国的销量并没有达到预期。” 就连上汽大众销售与市场部常务副总经理、上汽大众销售公司总经理贾明迪也是这么说的。 4月底, 上汽斯柯达在网上公布了全系产品7.79万元至24.79万元的建议零售价区间, 共涉及旗下9大系列车型。 百万。 此外, 斯柯达还带来了覆盖所有车型的零息消费信贷金融政策, 以及更强有力的二手车置换支持计划。 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下,

车企通过终端市场进行打折促销的情况并不少见, 但像斯柯达这样高调官方宣布降价的情况并不少见。
        对于市场的悲观情绪, 斯柯达成为了第一家“吃螃蟹”的车企, 而这种做法无疑是“被品牌委屈, 销量成全”。 对于斯柯达官方降级的做法, 外界众说纷纭。 降价是止痛药, 会复发, 但不是根本原因。 如果降价有效, 斯柯达后续产品的定价水平将受到限制。 如果销量仍然没有明显改善, 在激烈的竞争中生存将是一个问题。 降价是一把双刃剑, 既伤品牌又保销量。 从传播的角度来看, 上汽大众并没有很好地讲述斯柯达的品牌和故事, 以至于今天的消费者仍然认为斯柯达只是一个“廉价版大众”, 而忽略了它是一个拥有125年历史的汽车品牌 . 而降价只能让斯柯达“廉价大众”的包袱更加沉重。 市场定位模糊 据悉,

斯柯达总部和上汽大众总部一直在讨论的问题是, 斯柯达是应该保持欧洲定位, 还是针对中国市场做出改变。 而这也是问题所在。 斯柯达并不自认为是“人气小哥”, 但定价体系并没有得到消费者的认可。 从贾明迪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表态来看, 斯柯达既不想在中国继续做“大众的小弟, 大众的廉价版”, 也不想成为走低的“第二个捷达” ——成本车路线, 而是利用品牌悠久的历史, 在拥有独特设计和大众品质优势的同时, 顺应中国智能化浪潮, 走“中西结合”的新路, 成为 更年轻、更个性、更有吸引力、更时尚的品牌。 斯柯达不想成为捷达, 也不能成为大众。 这就是斯柯达目前的尴尬境地。 对于斯柯达这个品牌, 上汽和德国大众已经付出了足够多的努力, 但事半功倍。
        在技​​术层面上, 斯柯达的产品可能比大众的产品应该更先进。 比如明锐已经使用了MQB平台, 而速腾则要等到下一代。 大众在中国市场的第三款EA888发动机和7速湿式双离合也率先搭载在Super上。 从某种意义上说, 斯柯达是“大众品牌”技术的先行者。 在定价层面, 斯柯达和大众还没有形成有效的品牌差异化, 甚至是平行关系。 以市场上最受欢迎的紧凑型车型上汽大众朗逸和斯柯达明锐为例。 前者的价格区间是9万-16万, 而后者也是9万-16万。 虽然产品高度相似, 但消费者不可避免地会认同朗逸。 这也导致朗逸单月销量突破2万台, 而明锐却始终保持1000台的局面。 在产品布局上, 斯柯达从去年开始就正式启动SUV战略, 而这一战略几乎与大众同步。 Kodiak、Kerrok、Kermick 相继发布。 这也形成了从小型SUV到紧凑型SUV再到中型SUV的布局。 如今, 几乎所有斯柯达SUV车型都处于落后状态, 而大众旗下的途悦、途观、坦格和捷达VS7均实现了过万辆的销量。 数据显示, 2016年, 上汽斯柯达全年销量突破33万辆, 创下中国年度销量新纪录, 同比增长17.9%。 但随后几年, 斯柯达陷入了销量增长乏力的困境。 而2016年是中国汽车市场最好的一年, 市场总体处于增长状态。 如今, 斯柯达车型分布紧密, 几乎覆盖了每一个细分市场, 但市场份额却在逐渐下降。 据了解, 斯柯达未来两年将发布30款新车, 主要是SUV车型。 在新能源汽车方面, 斯柯达计划到2030年推出10款纯电动和混合动力车型。未来几年, 斯柯达仍将得到上汽系统的支持, 但斯柯达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品牌重组和差异化。 与大众和捷达的关系。 编辑:于建平主编:赵云